浅析“成资同城化”的雁江态势
发布时间: 2019-08-02 【字体: 来源:雁江区阅读次数:303

2018年7月,市委确定实施“成资同城化发展”战略,我区随即启动建设“成资同城化创新发展先行区”。一年来,“成资同城化”给雁江发展带来“百年未有之机遇”:一是“成资同城化”发展纳入省委、省政府重要发展战略,雁江进入全省“一干”并在资阳市占据中心位置;二是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并推进东进战略,雁江将彻底改变与成都的时空距离,完成圈层跃升,直接成为大成都“东郊”;三是作为四川乃至中国西部重要的空铁陆交通枢纽地区,雁江将形成并利用“一空七高九轨十一快”综合交通枢纽体系,加快新一轮“以枢纽型经济为方向、以都市圈经济为特征”的跨越式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迈上新台阶。重大机遇面前,雁江如何更好地“创新”和“先行”?我们有必要对一年来雁江“同城化”态势作检视,并对雁江下一步深化“同城化”作探讨。

一、雁江融入成都的现状分析

一年来,雁江融入成都呈现出典型的“同城化”初级阶段的特征。

(一)两地经济互补性强,但雁江实力不济。从雁江和成都的经济特征和时空距离看,“成都研发、雁江制造,成都转移、雁江承接,成都消费、雁江供给”以及两地互为生产、生活目的地,应该成为现实,但目前这种情形还没有出现。雁江与成都发展不平衡是客观存在的实际,雁江经济体量偏小,在成都平原经济区中所占份额太少、贡献度太小。虽然这些年发展有一些亮点,但整体上产业层次不高,新兴产业发展不足,高新技术企业偏少,缺乏吸附力和竞争力,不仅没能吸引成都企业来雁江,稍有不慎可能被成都强大的“虹吸效应”吸走更多资源,形成“马太效应”中“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从目前情况看,雁江与成都经济“手牵手”还必须有一个追赶跨越的过程。

(二)要素资源相对低廉,但缺乏营商配套环境。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逐步升级,以强大的“磁场”吸引了大批高端人才、知名企业和新经济产业,与此同时,成都的土地等要素资源价格不断攀升,生产和生活成本自然不菲。雁江基础资源相对低廉,据测算,雁江的土地成本是成都的20%左右,房价是成都的30%左右。随着天府国际机场的建成投用,多条高铁、城际轨道交通和快速通道的开通,雁江将快速形成时空优势,相对低廉的开发成本和长寿宜居的生态环境将具有越来越强的吸引力。但我们缺乏优良的营商环境、商务配套环境和生活环境。我们的城市品质不高,信息化建设滞后,商务设施配套差,政务环境、政策环境还不优,缺乏吸引大型企业、高新产业和高端人才需要的高品质创业环境、生活环境。要把我们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务必要打造与成都水准相当且具有雁江特色的优良环境,这不仅需要加大投入,更需要解放思想、开拓创新。

(三)对接资源点状密集,但缺乏整体开发利用。目前,我区正积极寻找“成资同城化”发展下的成都资源、成都机遇,从规划、产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等方面与成都及相关区县进行全方位对接,同时,体制外的企业、投资者、社会组织等也在积极与成都相关方面接触。但由于我们对成都及相关区县的研究不够深入透彻,对自身资源潜力缺乏系统的盘点,因而没有成体系的对接,合作大多是点对点、自发的、零散的、不配套的项目对接或人脉对接。比如,我们如何面对“成资同城化”机遇优化产业发展布局、预留发展空间;如何充分利用我们的特色优势,深化产业定位和产业发展重点规划;我们要建立什么样的专业特色园区,我们的专业特色园区具体对接成都什么园区,按照雁江建设“五大基地”部署,我们还缺什么、引进什么,引进的产业集中放在哪里、原有产业如何叠加整合、原有园区如何调整产业体系、新的产业园区如何控制功能和业态?这些都需要整体谋划和全盘考虑。

(四)合作模式探索创新,但缺体制性的抱团合作。我们积极探索创新,成立了同城化工作局、组建了七个工作团队,与成都及相关区县对接并签署了45个区域合作协议,努力探索与成都全面对接合作的路子。但是,缺乏能有效管控协调双方的体制性合作机制,没有制定统一的政策、统筹配套的合作措施,加之两地行政区划、行政级别、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一头热”现象十分突出,合作还停留在表面上,远未形成紧密的经济联系。同时,我们的相关部门、企业、社会组织与成都相关方面对接,由于缺乏政府主导、抱团合作的体制性安排,单打独斗、偶然性强的情况较为普遍。

二、雁江推进“成资同城化”工作分析

上述事实的客观存在,决定了我们推进“成资同城化”工作相应地具有初级阶段的特征。

(一)积极融入,但融得不深。从成资区域合作到成资“一体化”再到成资“同城化”,我们都积极主动向成都靠拢,力求尽快融入成都,特别自去年7月以来,我们加快了融入成都的步伐,社会事业等领域的融入取得了初步成效。但是,我们与成都还没有深度交融,“规划全面对接、基础一体建设、产业联动发展、公共服务共享、生态环境共建”五大领域总体进展偏慢,有的领域尚未破题。

(二)全面对接,但接得不够。一年来,我们与成都相关方面积极对接,签署了同城化发展合作协议,制定了同城化发展行动方案和专项行动计划,拉开了“成资同城化发展”序幕。但是,对接还很不够,特别是在重点领域、关键环节对接不全不深。比如:产业转移、产业承接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教育合作共建品牌学校没有突破,生产性服务业、创新创业资源共享没有成效,要素市场一体化还没有提上日程。

(三)加强互联,但联得不力。我们力促两地统筹协调、联动发展,推动建立了相关联系机制和平台。但两地互联互动力度不大,表现出“四多四少”:务虚的多、务实的少,一事一议多、常态化制度性安排少,表态性的多、利益联结少,决策层多、执行层和体制外少。我们常常感到,受制于行政体制的束博、发展水平的差距、经济特别是产业重合度依然较高等多种因素,双方还没有找到结合点,我们与成都的联系在体制机制、政策配套、利益协调等方面仍存在障碍,尚未形成紧密有效的合作。

(四)力促互通,但通得不畅。通畅、便捷、快速的交通网络是同城化发展的重要标志,也是同城化最快捷有效的手段。我们与成都和雁江周边地区互联互通的大交通规划格局初步形成,并启动了区域内相关交通项目建设。但交通网络规划的紧密度、关联性、前瞻性不够,实施还有一些难度。区域外交通连结启动迟缓,至今没有贯通一条具有真正“同城化”意义的道路,同城化交通的可达性、通达度、便捷化急需得到体现。

三、对雁江率先突破的建议

以上两方面的分析,不是置疑一年来的“同城化”工作和成效,更不是传递一种消极信号,只是为了清楚地表明:“成资同城化”当前需要突破。上述“同城化”发展程度和工作进程的各种表现,虽是客观规律的体现,但它们是我们必须跨越的“横栏”。体育运动的规则是,达不到一个高度,成绩为零或被淘汰出局。“成资同城化”如果跨不过这些“横栏”,就不可能有新的进展和提升,甚至前功尽弃。完成“跨栏”需要蓄势冲刺,过去的一年,我们踏上了建设“成资同城化创新发展先行区”的征程,开启实施“一二四五七”战略的步伐,下一阶段我们更需要“亲口尝一尝梨子滋味”式的实践性突破。当前,建议从最现实最基础的工作做起,稳扎稳打地突破。

(一)着力思想观念突破。调研中发现,一些同志对“成资同城化”还存在认识误区:为同城化而同城化。表现之一是“唯同城化”,把推进“成资同城化”等同于全部工作,且简单化为“走亲戚”;表现之二是“泛同城化”,把平常做的什么事都往“成资同城化”框里装,存在“贴标签”的现象。由此导致“成资同城化”被固化、浅化和一般化,难以往深里走、从实里做。我们应当深化对“成资同城化”的认识,树立“同城化思维、本土化作为”的理念。在这方面,成都的理念和实践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成都站位“国家中心城市”,放眼全球发展大势,对标世界先进城市,蹄疾步稳地建设“成都名片”响亮的“三城三都”,造就具有标杆效应的“成都理念、成都标准、成都作风、成都效率”。我们可以把成都的经验视之为“国际化思维、本土化作为”,我们强调“同城化思维、本土化作为”,就是要像成都那样,把“借势借力”与“自强自立”有机地统一起来。我们“借势借力”,就是要共享“成都优势”“成都名片”,用好成都环境、成都政策、成都资源、成都平台,与成都互动、抱团、融合发展。我们“自强自立”,就是要一方面深入研究成都,挖掘自身优势,推动与成都规划蓝图共绘、产业协作互补、基础设施无缝对接、公共服务共建共享、生态环境联防联治,共同构建统筹融合的区域发展共同体、经济联合体和利益共同体;另一方面,要跳出“成资同城化”,把“成资同城化”作为一个支点,撬动雁江全面改革、开放、发展,借鉴所有先进经验,利用一切有用资源,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加快发展和提升自己,建设“成渝门户枢纽,临空新兴城市”中的“创新发展先行区”,努力达到与成都相当的发展水平,打造与成都媲美的“雁江方略、雁江行动、雁江速度、雁江质量”。因此,我们可以把“成资同城化”理解为:乘成都的势、做雁江的事;成资合作是同城化,全面开放为了同城化;自我发展推进同城化,缩小差距才能同城化。

(二)着力干部队伍建设突破。干部队伍建设是老生常谈,但是,“成资同城化”首先是“干部同城化”,我们需要一支能与成都干部“握手”的干部队伍。调研中发现,我们在推进“成资同城化”工作中,这些现象还不同程度存在:一是茫然,不太明白“是什么、干什么、怎么干”;二焦躁,无所适从、无从下手、焦虑不安;三是观望,觉得“成资同城化”是大事、是领导的事;四是畏难,认为与成都差距太大,难以同城化。由此造成推进“成资同城化”动力缺乏、活力不足。“关键在人”,这句话永远都是真理。我们推进“成资同城化”必须有一批头脑清醒、能打硬仗、打得开局面的“能人”去奋力冲刺、强力突破。前不久,我们到江苏、安徽等地学习调研,他们选人用人管人的一些理念和做法值得研究借鉴。比如在用人导向上,他们提出:“实干论英雄、实绩选干部”“重用人才敢于破格、引进人才舍得本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新的时代需要新型干部、关键岗位用关键人”;比如在干事创业环境上,他们认为:“体制改革重在授权、机制优化贵在担当”“掌握资源者管保障,项目实施者管做事”“完成目标任务没有错、完成领导交办的工作没有错”;比如在绩效考核上,他们实行综合目标考核与专项目标考核相结合,“综合目标考核看履职、专项目标考核看亮点”,并且“专项考核奖惩重于综合考核奖惩”。成都在干部队伍建设上也有一些硬举措,我们也可以结合自身实际学习借鉴。

(三)着力公众认同突破。我们开展“成资同城化”工作中,常常感到“上热下冷”“内热外冷”。公众参与度不高,导致合力缺失。要增强公众认同度和参与度,当前仅靠一般性的宣传发动是不够的。客观地讲,受资阳特殊政治生态等多种因素影响,当前干部职工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有所减弱;在社会层面,人民群众是讲实际的,一份实惠胜过千言万语。这就需要干,在干中出成果,在干中增自信,在干中强认同。一方面,要在干中增强“归属感”,各级领导干部在推进“成资同城化”工作中要发挥“头雁”作用,带头担当作为,带头真抓实干,带头克难攻坚,带头建功立业,带动广大党员、干部、职工履职尽责、创新作为,一年做成几件事,几年做成几件像样的大事,在收获“成资同城化”成果中找到或重拾“感觉”,形成“事业认同”,凝聚共识合力。另一方面,要在干中增强“获得感”,雁江人民对“成资同城化”充满期待,希望尽快更多地成为“受益者”。我们要尽快干成几个“标志性”项目,通过干出几个大家关注的交通项目和产业园区项目,增强“成资同城化”的感召力;同时,要大力发展“普惠性”事业,积极探索社会事业全方位同城化发展新路子,推动教育联办、医疗共享、社保同城、出行同卡、创业同台等社会民生事业同城化进一步深化,增强两地同城化发展的紧密度,让公众享受同城化红利和同城化待遇,让公众由同城化利益的分享者变为同城化的支持者、参与者、推动者。

(四)着力利益联结突破。客观地讲,当前我们与成都同城化,存在“一头热一头冷”的情况,由此导致同城化某种意义某种程度上还停留在“政治化同城”“表面化接触”的层面上。要打破这种局面,必须强化两地利益联结,双方结成利益共同体,才有可能真心实意地“同城化”。我们与成都利益联结,关键是要让成都需要雁江、雁江对成都有益。我们要主动与成都在产业协作、招商引资、项目推进、公共服务等领域探索建立利益分享和补偿机制,以协调的利益机制保障长久持续合作,实现互利共赢。当前,我们要着力从三个方面下功夫。一是共建园区平台,国内众多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有效经验是共建产业园区平台,我们要寻求破解行政分割制约协同发展的矛盾,与成都协商合作共建“互补性”的产业合作园区,将园区建成同城化进程中互惠互利的“试验田”、协同发展的示范窗口、配套一体的产业链。二是共用机制平台,成都已经建成一系列十分成熟和领先的机制平台,如创新创业服务、信息服务、国际化招商、投融资、土地交易、人才引进、互联网智慧能源营销、知识产权综合服务信息共享、中小企业服务、跨境电子商务公共服务、服务外包、教育资源整合等平台,我们应积极争取参与共建共用这些平台,形成双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三是共享政策平台,成都具有强大的政策优势和灵活务实的政策运行机制,我们要积极向成都靠拢,争取政策“溢出”。我们要学习成都争取国家中心城市、改革创新试验区、统筹城乡发展示范区等方面的经验做法,分领域分板块研究细化,逐项争取政策拓展。通过政策共享,形成制度性的利益共同体。

?

?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